智慧有效的谘商辅导

 

Biblical Counseling-Wise & Effective Counseling 

一、何谓谘商辅导?What Is Counseling?

Counseling 这个字,根据韦伯字典的定义,乃是“藉着使用心理方法,特别是以个人面谈、测试兴趣和性向之不同技术来搜集历史资料的个人专业指引”。台湾则翻成谘商或辅导,谘商是专门用语,多出现在大学和研究所相关科系或论文里;辅导则是一般市井小民通用语。本文论及Counseling 时,将使用辅导一词来和读者对话。 

美国辅导协会 (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 每年开会都试图要为辅导下个定义,其常务理事会亦企图处理辅导定义的问题,但未达共识,最后投票提供专业辅导 (professional counseling) 的定义如下:

辅导乃是智力(精神、内心)健康、心理并人类发展原则的应用,针对个人健康、个体成长、生涯发展以及病理方面,藉着认知、情感、行为、系统的介入策略,对有关或有碍心智健康及安宁之心智、情感、或行为失常、或苦恼,在多元化社会背景中,使用辅导治疗介入的计划、方法技巧和评估,为了建立治疗目标及目的而生出之诊断或评估,以促进人类一生的发展,及调适预防、诊断和治疗。 

美国基督徒心理学家Lawrence J. Crabb Basic Principles of Biblical Counseling 一书中表示:

辅导不仅是指责和鼓励,亦是教导当事人一套思想模式,以纠正导致当事人有不合宜行为和情感的错误思想。

Gary R. Collins 也指出:辅导的功能,乃在激起当事人的成长和发展,协助当事人有效地克服日常生活困难、内在冲突和受伤,为迷失和失望者提供鼓励和指引,帮助在日常生活失败的不快乐者。 

基督徒辅导员期望引导当事人建立个人人际关系,怀着当事人首先成为基督徒然后去帮助别人成为基督徒的终极目标。

台湾心理学者看法则是:辅导乃是辅导者与被辅导者之间一系列有系统的互动,以协助被辅导者有效地解决问题、改变行为和态度、并适应环境。中国大陆心理学者认为:使用心理学知识、理论、技巧,藉着讨论、谈话和教导,对那些在生活调适和发展上有问题,以及轻微心智(精神)失常的人,提供实际的建议,帮助人们获得心智健康并改善生活品质。

辅导乃是一个过程:对前来求助的人们,藉着言语或文字媒介,在他们知识、情感、态度上带来改变,提供帮助、开导、教育,以解决他们在学校、工作、家庭或身体疾病等日常生活中所产生的心理问题,协助他们更佳地适应环境,并维护其心智健康。

综合以上论述,可知辅导乃包含了:
a. 需要帮助者,即被辅导者或当事人;
b. 给予帮助者,即辅导员或谘商员;
c. 藉着不同媒介,如言语或文字;
d. 某些原则或理论的应用;
e. 期待达致某些特定目标或目的;
f. 基于某些特定知识或预设立场;
g. 结果是要对面临问题而来寻求帮助的当事人(被辅导者)有利益;
h. 此可在日常生活谈话中或在一段特定互动时间中实施;
i. 被辅导者可能付费或无需付费;
j. 然而,所有辅导员的最重要的目标,乃是要给被辅导者带来改变。

可见现在所谓专业心理辅导也好,一般性辅导也好,都存在一些张力:当底我们要改变当事人什么呢?(Change them into what?) 什么才是真正对当事人长远有益呢?辅导员本身的某些特定知识或预设立场是会如何影响辅导或治疗当事人呢?正如 Gerald CoreyTheory and Practice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谘商与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务,李茂兴译)诚实表示:

“我从教学与辅导实际经验得知,价值观的察觉、价值观从何而来与如何植入脑海中,以及价值观受重视的程度,会大大地影响到谘商员如何治疗当事人。在探索自己的历程中,一项极好的焦点是:检查一个人的价值观可能会如何影响到他身为谘商员的工作。”(p. 28-29)“谘商员不可能为当事人设定目标而能不做价值判断,因为目标是以谘商员的价值观为基础。”(p.29) “我的看法是:谘商员的角色在于创造出一种气氛,使当事人能检查其想法、感受、与行为,最终并能找到一套对他最有利的解决之道。谘商员的功能不在于说服当人应采取那些行动,而是协助他们去评鉴自己的行为,使他们能了解此等行为对自己有利或有弊至何种程度。”(p.30)

  “当我们考虑谘商员的人生哲学会反映在治疗目标与治疗方法时,可知谘商员的价值观影响当事人的问题有道德上的含义。即使谘商员不应直接教导或灌输价值观,但实务中即含有其谘商哲学,此一谘商哲学在效果上也等于是人生哲学。透过治疗目标的订定与选择达成目标的处理程序,谘商员与当事人所沟通的,就是价值观。谘商员希望当事人成为怎样的人、以及认为人生应发挥那些健康的功能,这些的确都在散播他们的价值观。”(p. 31)

二、何谓圣经谘商辅导?What Is Biblical Counseling?

所谓专业辅导,是当有需要者(被辅导人,当事人,counselee, CE)自觉地向另一个人或一群人寻求意见、劝告、帮助时而产生,给予意见的人(谘商员或辅导员counselor, CR)可能采用某些技巧 (methods, techniques, skills),所期待的后果是要对被辅导者有益处。辅导员如何看待当事人的挣扎,如何帮助当事人检视其想法、感受、与行为,以何者为标准或镜子来协助当事人看清、评鉴他们自己的思想情感行为等等,其实都与辅导员本身的价值观有强烈关联。

所谓圣经辅导,是试图从圣经的角度来检视当事人的问题、影响当事人的要素、改变当事人或辅导的目标,并以圣经的方法及议题来改变人。简言之,根据圣经来解释人的问题到底何在,并根据圣经来处理那些问题、以帮助当事人回转到上帝的方向,乃我们所宣称的“圣经辅导”。圣经辅导学与世俗心理学最大的分野,乃在于从事圣经辅导的人其预设立场是:宇宙是有一位真神,祂创造宇宙万有,并按其形象造人。因此对于人类当如何行事为人,当有何思想、情感、意志等等,这位真神提供其至高无上的最后观点 (ultimate say),照祂的话去做的人,就会有平安喜乐等等,而不听从的人,就会经历各式各样的痛苦、挣扎、困难等等。这位真神将其对人的心意显明并启示在圣经里,人既是这位真神所在,对人问题最佳暸解者,就只有神。地上任何人类问题专家的看法若与这位真神不合,不论其论断如何耸动人心或有广大群众基础,都不代表其论点是正确的。故基督徒若想要探讨人类问题,想要帮助甚至解决当事人问题或挣扎,就必须完全按这位真神的心意、论点、方法,以达成这位真神要在当事人身上所要成就的。

圣经辅导自一开始亚当斯 (Jay Adams) 的劝诫式辅导(或译“努直式辅导”Nouthetic counseling),David Powlison, Ed Welch等人强调从神的观点来辅导,人要向造物主负责,人要向着神的方向来成长改变,其中所遭遇到的质疑阻力,多半不是来自世俗的心理学者或从事心理辅导的非基督徒,而是那些学了世俗心理学相关学科的基督徒,因他们试图想要整合心理学理论及圣经的观点,而提出世俗心理学的理论也是神所启示的真理。但世俗心理学对人的本质之理论,各有不同解说,此乃哲学或神学,自弗洛依德开始这股整合之风在美国心理学界日渐衰微,反倒是华人基督教界因着对圣经辅导的不解,加上某些华人心理学家的倡导引进,开始在华人神学院、教会、各种特会及讲座中流行起来。针对这股整合之风,近年来华人中间开始有几位学有专长的学者领袖为文呼吁驳斥。“真生命辅导传道会”(True Life Counseling Ministry, Inc.) 是全球第一个华人圣经辅导与教育的非营利机构,其坚持圣经辅导的立场与认信也得到求助辅导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并众教会的肯定与支持。因此笔者曾为该机构的会长,亦从事圣经辅导教学与实务事工多年,愿在本文个人略述圣经辅导的一些观点,以澄清一些关乎何谓当事人的问题与益处、人的问题究竟为何、当事人益处的定义标准是什么等等之议题。

人及人的问题圣经观    Biblical View of Man and Problem of Man

人被永生神上帝所造,是要听从祂的话 (Man was made to follow God's counsel.) 。但在伊甸园有另一个与神上帝抗争的声音,当上帝的话被怀疑、被扭曲、被否认时,人最后就被引至不信任上帝的话语。在亚当之后所有堕落的人类仍是如此,直到如今,人信任并跟从自己、别人、撒旦的意见、计谋、声音,而非上帝的;人不来就上帝,反跟从这世界的意见、计谋,而这世界是服在那恶者之下(弗 2: 2;  约壹 5: 19b)人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人想要自己作主,跟从撒旦的计谋意见,因此就跟从了撒旦的道路 (创 3: 5)。人要自己作主,此一问题存在于人所面临的许多生活处境中;日常生活处境的根源问题,乃在于人的心是要听谁的意见、计谋。

人是什么?人心又是什么呢?定义之前,考虑三问题:1) 人真有灵的本质的存在吗?人真有非物质之不朽灵魂  (soul)?或灵魂仅是希腊思想的发明?2)若真有灵或灵魂之存在,我们如何定义灵或灵魂?它是作什么的?3)最后一个问题则处理人的灵与物质之关系:若真有灵或灵魂之存在,它如何与人的物质、身体关联或互动?哲学家和脑科学家的认为心志与意识、自我觉察有关,或我经验的我 (mind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consciousness, self-awareness, or my experience of me) ,即:认知到“我”是主动的有作为,而非被不可抗拒本能所牵动才有所为。根据圣经的观点,人受造有“身”与“心/灵/魂 ”(创2: 7),人是身心不可分隔的。若灵未赋予身体/肉身生命,肉身乃无价值、无用处、讨厌的尸体;然而,此肉身并非仅是一些外面的躯壳,它乃是圣灵的殿。灵魂并非只是独立于身体之外,因此这就涉及到人的本质的问题。人乃是灵、灵魂,人乃是肉身 (Man is soul/spirit and man is body.) 人的灵魂乃是人的灵,它是人生命之所在 (The soul of man is the spirit of man.  It is the life of man.) 。基督徒常被勉励要在灵命上长进,是指信仰基督是要结出敬虔的品德 :敬虔的思想、情感、意志、良心。

在圣经里,“灵”与许多字享有相似意义:“心”(heart, Hebrew: leb, lebab; Greek: kardia)、“心志”(mind, Greek: dianoia, phrenes, and nous)、“灵魂”(soul, Hebrew nephesh; Greek: psuche.)、“良心” (conscience, Greek:suneidesis)、“里面自己、内在自己”("inner self") 。在这些词汇背后之基本概念乃是:1) 人是活在上帝面前 (man is ever before God.); 2) 每一个人活着,都是在上帝面前负有道德责任的受造者 (Every human being lives as a morally responsible creature before the face of God.); 3) 人有一个“普遍全面朝向神的导向”(Man has a "pervasive Godward orientation.") 。

此意味着“心”有三个不同定义: 

1) 就哲学上言,指自我意识及有目的之行为 ;2) 普遍上言,指理智、智性上的活动;3) 圣经意义言,它是一切道德作为的发动起始者(箴4: 23)。(参见Ed Welch, Blame it on Brain)

神学家欧文约翰 (John Owen) 指出:在圣经中,,以不同用法来表示,有时用指智性和理解,有时指意志,有时指情感,有时指良心,有时则指整个灵魂。

总体言,它是指人的整个灵魂及其机能,非绝对的,但它们皆是道德运作的同一原则,它们发生在我们的行善或行恶上......的律之宝座及主体乃是人的 (Temptation and Sin, 1958) 。综言之,何谓“心”?它指一个人的思想、计划、判断、分辨,心理学则称为心志;它又指一个人的渴望、欲望、剧烈反应、想像、感受,心理学上则名为情感;它又指一个人的选择、行动、作为,是所谓的意志;对心志、情爱、意志赞成或反对谴责的是非意识则是一个人的良心。这颗人心乃是主动的,它主动生出一些想法、价值观因某些思想,并在一些外界情境刺激中因个人解读而生出情绪,在思想及情感互动下作出某些判断或决定,而有内在或外在的作为,从内心到外可见的言心举止,乃是藉身体来传递。

身体是道德作为的媒介,而非发动起始者;“身体”做“心”所要它做的,是“心”在物质界中具体工作的传达工具身体不是罪的始源,也从未被称为有罪的。身体可以是:强壮和健康的软弱、生病、脆弱、渐渐衰残、有限的依靠的,即:它有自然天生的欲望、想要被满足。将此定义应用在罪与生病、疾病的范畴上,辅导员必须小心作分辨:凡与圣经诫命不合,或越过圣经所禁止范围的任何行为,皆是由心发出,是罪。凡更精确地被称为是由身体软弱所发出的任何行为,是生病或受苦。生病或受苦亦有可能是由某些罪所导致,但我们必须谨慎地作此关联。

世俗心理学把忧郁症视作生理疾病来治疗,但圣经辅导则强调在忧郁症的生理症状背后有心理要素,也就是道德上须向上帝交帐的部分。如果一个被诊断为忧郁症的人只吃药就好,那是忽略导致生理症状的根源问题,即当事人一些错误不合真理的思想等等,这些不正确的信念带给当事人的情感问题,如焦虑、罪疚感等等,这些的确是与圣经教导不合,是必须对付的。人心是很诡诈的,人罪恶的天性乃是人心内在的仇敌,此罪性引致人死亡。雅各书描述肉身如何瞄准我们,要我们死,其道乃是藉着试探 (雅1:14),而试探的精髓乃是欺骗。雅各书剖析的五种试探程度乃是从事辅导者所不能忽略的。

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4-15)罪的权势及运作乃是经由肉体先攻击个人的心志;接下来罪会成为伪装大师,其诱惑乃是先拉走、拖走、带走、牵引(心志),继则引诱、怂恿(情感),最后个人就怀了罪(在意志上)下一步就是生出罪(在动作、言语、思想上...),后果就是导致死亡(灵命之死)。当事人有颗主动的心去思想、判断、分辨、感受、要或不要、喜欢或不喜欢。当情欲孕育时,会生出罪来,罪长成时,就带来死亡。罪恶之心已欺哄了许多人,并使他们落入试探和陷阱中。如此愚昧和伤害的欲望已使人陷入毁灭和败坏里,(提前 6:9),许多人已被许多愁苦所刺痛。谘商辅导员如何能不先处理人心议题而处理人的日常生活问题呢?

人心非仅是被动地回应人的处境,它也是主动地有所作为。人并非被动的受害者,同时亦是主动作为者而带给己身好或坏。David Powlison 在"X-ray questions" 一文中提出35个透视人心,也就是在人心里操纵生活方向的隐藏议题,这些辅导上常问的问题犹如照妖镜般将人心的思想欲望动机等等暴露出来。每一个问题都是环绕着相同的基本课题:我们是听从谁的意见、计谋?谁或什么是在我们生命中起作用的神? 这些问题里面将人与上帝关联起来的动词各有不同,如爱、信靠、害怕、盼望、寻求、顺服、投靠等等,都暴露出人心是否跟从上帝的声音、意见、计谋。圣经辅导员是有果效地思想人类生活乃全面性地与上帝有关。智慧辅导员不是草率地使用一些内在医治技巧,也不是不负责任地说服当事人来改变一些行为或思想而短暂地去除当事人地挣扎。智慧辅导员乃是寻求挪除当事人的盲点,帮助他们看见他们的一切动机都是与上帝有关的,使他们明白他们到底出了什么差错,而邀请他们作出与上帝有关的决定以回应耶稣基督的恩典、平安、权能、同在。